返回

一代女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420章 大事之前 (1 / 2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金三两,听到他这样说,也点了点头:“不错,据说那幽牢中,九尺十八寒,其冷非常,就连灵力都会被冻结住似的。为了不被冻死,便只能不停地活动身体,以保持灵力和血液流转。可在那幽牢中,空间却是十分的狭小。曾听闻,幽牢中只可半曲着身体站立,甚至连蹲下坐下都是不能,是以在那样狭小的空间中,若要活动身体,那可是一步一艰了。便是因此种种,那幽牢,才叫众人闻风丧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确实如此。且我以为,比所传言的,更是有过责任无不及啊!”纳兰凡被金三两这么一说,便想起了当初乍见到那幽牢时的感觉,是以颇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金三两接下来所说的话,却又将话题引向了另外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听金三两十分慎重的,轻声问了一句:“那么师兄,这位朝荣,他又是谁的人呢?大事之前,这位朝荣司长,又会何去何从?而师兄,又会何去何从?今日师弟我斗胆多问一句。师兄,你若是觉得不方便回答。那就当我没有问过,听过便立刻将它忘了好了。想来凭师兄的眼力,自然也看得出,我问这个问题,实在是我们天一宝斋,应该也是无法避开这一场大事的了。师兄,你聪慧过人,睿智非常,心思通透,对大局看得十分清楚。早前就听父亲一再的嘱咐我,要我得了机会,定要和师兄你多多学习才好,而今日唐突一问,实在也是因见了方才那位效力于九殿下的人,又见了这朝荣,因而才忍不住问了,还要请师兄,不吝赐教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三两口中客气,也有些憨直傻愣似的,可实际上凭他的玲珑心思,又哪里会当真如此唐突发问呢?

        实在是纳兰凡方才主动的介绍了那引路之人,其实是效力于九殿下修岩,于是金三两便从这一点中品出了许多的深意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全司,直属陛下掌管,司长只听命于陛下一人,除陛下外,其他人无权过问安全司事务。而陛下一向看中七殿下修昱,是以曾下令,命七殿下修昱到这安全司中历练过一阵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机会,凭修昱的行事作风,又岂能不借机好好的笼络笼络这安全司上下一众呢?

        是以在大家心中,实际上都已经心知肚明,这安全司,只怕已经不再是陛下一人的安全司了,而亦有七殿下的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,这安全司中,竟然出现了九殿下的人,那这里头,可就值得好好品味一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,若是纳兰凡不说,金三两可是半点也不知道这九殿下的手,竟然已经伸到了这里来了。凭他那般强大的消息网,也都对这等重要的消息是半点无察,可见此事机密程度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纳兰凡方才状似不经意的透露了这消息给他,这个态度么,便像是在鼓励着金三两,来问一些忌讳之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金三两就坡下驴,顺势而问,说是唐突,实际却是‘我就这样静静的等着你来问’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纳兰凡听金三两竹筒倒豆子似的,掰扯出了这么多的话,还都是颇有些忌讳的话题,而他却是半点不见恼怒不便之意,反而还呵呵一笑,十分耐心的答道:“金师弟这话客气了,指点不敢当,探讨一番,倒是无碍的。而你所问的这些,也没什么不好回答的。以我之见,说到底,这皇朝,最后还是掌握在陛下的手中的。而无论是我们纳兰家,还是你们天一宝斋,却都不是皇朝中人。从来我们都是自成一派,和皇朝的关系,实在不过就是合则两利,如此而已。但,却不是说,非要和皇朝如何的亲密无间的。金师弟,无论是添一宝斋,还是我们这些家族势力,如若离了皇朝,割断与皇朝的所有联系后,所受影响,其实,也都是可控的,不是吗?所以你问的这些,于你我而言,不是大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先是有些答非所问,而后却又再道:“基于此,大事之前,我哪也不去,亦谁都不从。至于朝荣,他有他的路要走,便是我和他亲厚,但修真者,从来孤独,那有什么同路人呢?而你问他是谁的人么……呵呵,朝荣,是浏王修齐的亲堂弟,但,朝荣的妹妹,上月被收入了七殿下的府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三两闻言会意,一点就通,于是呵呵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